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2-11來源: 信息時報 作者: 餘詩林 幼小的孩子對外界的一切爭執毫無知曉。信息時報記者康健 攝
  信息時報訊 (記者 餘詩林) 今年1月7日,本報曾報道了河南男孩小龍,患上名為“左腎母細胞腫瘤”,父母無力承擔高額醫葯費,從而求助社會,獲得13餘萬的善款。去年9月,小龍母親伍女士捲走了剩餘的10餘萬元善款(詳見本報1月7日A7版)。昨日,記者輾轉聯繫上了久未露面的伍女士。對方卻告訴記者,曾分兩次給予孩子父親陳先生近6萬元,離開時卡上善款僅剩幾千元。而孩子父親陳先生堅決否認曾接受伍女士給予的錢款,並稱追回善款後,將用於繳納小龍的治療費用。如有餘款,則將會全部捐贈給慈善機構。
  孩子母親:曾交給孩子父親6萬善款
  昨日上午,記者通過電話,聯繫上了久未露面的小龍母親伍女士。伍女士說,自己之所以離開醫院,“只是因為失去了和他一起繼續生活的動力。”
  伍女士告訴記者,她曾分兩次,將近6萬元的善款交給了孩子父親陳先生。“但是他拿了錢後,並沒有用到孩子身上,而是拿去不知道乾什麼去了。”伍女士稱,自己當時並沒有留下取 款記錄、收據等憑證。“當時沒想太多,畢竟對方是孩子的父親。”伍女士認為,陳先生是在用兒子的病牟利。“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灰心,也沒有勇氣和他繼續生活下去了。”
  對於自己拋棄孩子的說法,伍女士堅稱,自己走時,卡上僅剩數千元存款。“我絕對沒有捲款的意思,畢竟那是我兒子,最艱難的時候我都沒走,又怎麼會在已經見到曙光的時候離開呢?”
  孩子父親:從未收到一分錢
  對於伍女士的說法,陳先生予以否認。“我很肯定,一分錢都沒有從孩子母親那裡拿過。”陳先生說,自己一向將善款交由孩子母親管理。“所以,我根本就不會向她索取善款。”
  陳先生表示,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孩子現在已經完成了一個化療療程,情況良好。“現在就是食欲有點不好,不過醫生說是正常現象。孩子現在很活潑,能在家裡走動玩耍了。”對於伍女士,陳先生也很無奈。“即使不提錢吧,她作為孩子的母親,至今一個電話都沒打過,就算我們大人有不對的地方,孩子畢竟也是她的骨肉啊!”
  據悉,湖南地區法院將於2月27日,開庭受理伍女士與陳先生的案件。“很多話我現在不想多說,到時在法庭上,我相信一切都會有公論。”陳先生說,追回的善款無論有多少,他都會在支付小龍剩餘醫葯費後,結餘部分全部捐給慈善機構。“既然孩子母親認為我是在利用孩子撈錢,我就要用實際行動證明我自己。”
  折射問題:慈善捐款使用應透明化
  十幾萬的善款用了多少,用在什麼地方,由誰保管……這一筆好心人捐獻的救命錢,成了一筆誰也弄不清去向的“糊塗錢”。
  對於善款,國外成熟的慈善機構都有著高度透明的使用流程記錄。以美國為例,美國政府規定慈善組織每年向國稅機構詳細報告本年度經費的來源和支出情況以及各項活動經費的來龍去脈,以便政府檢查其是否符合免稅規定。對於侵吞捐款及借慈善行騙的行為,都予以非常嚴厲的懲處。
  而在我國,類似於小龍民間捐款,長期缺少法律的有效監督。“這種捐款屬於贈予關係,目前法律並沒有明確的監督手段。受捐人有沒有確切地把這筆善款用在該用的地方,法律很難監 管也沒有足夠細緻的規定去規範化這類行為。”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陳亮告訴記者。
  而記者瞭解到,目前幫小龍支付醫葯費的“一線媽媽”慈善團體,他們就採取了將善款交給醫院監管的方式,“如果我們無力支撐小龍的治療費用,需要通過社會募捐,我們會繼續採取這種方式。這樣錢款不經過任何中間人的手,錢的使用就會更加公開透明。市民捐款的熱情也會更高。”
    (原標題:小龍10餘萬元善款到底去哪兒了?)
創作者介紹

1403

qr66qra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